建立生命 • 傳揚基督

主僕心聲

  •    

    上次八號風球的時候有弟兄姊妹查詢教會的惡劣天氣聚會指引,發現我們以上午,下午和晚上三個時段作出劃分,因此黃昏堂崇拜應該是歸入下午或晚上的聚會時段,就位於不太清晰的狀況,因此同工們商議後認為黃昏堂以下午二點作界線,但兒童部則維持以往的安排。

    閱讀全文

聖誕是代表一個愛的行動

  有一個疑問,是我一直都解不通的,就是為何復活時,要有身體復活? 上到天堂要一個新的身體做什麼,有一個好的靈魂就可以了,就好像《靈魂奇遇記》的22號一樣,況且,身體是會衰殘的,又會帶來病痛,復活時要它做什麼?

    最近做希臘文研究時,才發現這和希臘思想有很大的關係。功課正是要研究σμα「身體」這個字,在主前5世紀前,這個字大都解釋作死人的身體,直到斐羅及亞里士多德的年代,他們就用來解釋作「人體」,也泛指人,靈魂控制及指引身體(σμα),而靈魂加上身體,便成為人生活的存在。這段期間,靈魂和身體之間經常被討論,更開始有靈魂死後上升的概念。其中拉丁文將身體和靈魂痛苦捆綁在一起,我們被綁在身體上,一個人可能在死後高高興興地離開身體的牢籠或束縛,靈魂與身體分離並獲得真正的自由。換言之,身體會帶來靈魂衰落,身體是靈魂的監獄。希臘思想和我想的很像,那為何要在天堂時有身體復活呢 ?

    在舊約聖經裡,有很多條例都很注重動作,有些更和身體有關,例如食物條例(利未記)。所以,我們總會覺得舊約聖經有很多規條,心裡總是不太喜歡。在深究他們的文化時,發現希伯來人不像希臘人談理性的尊嚴,談的是身體的尊嚴,比如要保持身體的完整性,性方面不亂交等等。換言之,希伯來人是要通過實踐食物條例來體現所謂 “身體的尊嚴”,是空談和抽象無根的,也就是我們說的 Embodied holiness。這對於我們,是一門重要的功課,因為有時我們肆意忽略自己的身體,只追求抽象虛妄的東西如名位、權力等等。身體只是工具,讓自己可以打拼;不過,有時又在兩個極端中拉扯,變得很肉體。那都不是希伯來人對身體的觀念,而是希臘的兩極觀念。希臘人認為身體是服侍靈魂,但希伯來人是靈魂服侍身體的,身體的完整性是重要[1]

    既然身體的尊嚴對於希伯來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事,當從他們的角度去看耶穌道成肉身時,就更明顯道出神以身體的尊嚴與我們同行,用行動來實踐愛。聖誕告訴我們福音的來臨,正是神一個身體力行的行動,表達對人的愛,聖誕記念主耶穌的降生時,記起祂不是空談說愛的神,而是實踐愛的主,一起學效耶穌這個愛的行動,放低忙碌的生活,對身邊的人以行動表達愛吧!

    最後,在復活裡,為何我們重新得到一個新的身體?我的答案是一個可以享受神創造的完整,這是一份禮物,在天享受,在世時也可學習服侍我們的身體,使身和心都可以享受神美好的創造。

 

[1] 此段是參考李耀華在播道神學院教授基礎希臘文課堂的節錄
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