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立生命 • 傳揚基督

主僕心聲

  • 「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,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。」約 13:35

    太古城堂的2019眾考生在9/7晚上齊集在一個家庭中,一起晚餐、打機、分享和禱告。當然也有些去年同學以過來人的經驗和作出建議。這裡充滿著青葱的溫柔和主賜下的彼此相愛。近日我也相繼遇見了兩位在中學時代認識的肢體,大家可能已經近30年沒有聯絡過了。但能分享一些各自走過的歷程時。心裡不期然有些溫暖的感覺產生。遙遙的將來我預計他們都會重演這一幕。因為過了這天大家將來很大可能會走非常不一樣的路,過很不同的人生,但是希望記得我們曾經在同一個起步點一起奮鬥過。我不會相信大家在太古城堂的相遇是一個偶然。我們不會孤單地走天路,天父的美意本是如此。

    閱讀全文

陳偉泉傳道

陳偉泉傳道

鐵牧柔情

  最近除了《逃犯條例》,《鐵探》也成為其中一個城中熱話,暫時成為本年度某大台平均收視率最高的劇集,大結局當晚收視超過30點。該劇之所以成功,其中一個因素就是它的「真」,《鐵探》劇本原型其實是長眠於浩園的55位警員英雄,編劇組特地逐一看過每位犧牲警員的生平,將他們的感人故事整理成劇本,讓觀眾在觀賞時感受到一個真實、有血有肉的香港。

變與不變

 使徒行傳提到在耶路撒冷的初期教會實行凡物共用,但為何後來的教會卻停止凡物公用呢?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解釋這些現象,其中一個角度就是從「本質(Essence)與形式(Form)的區別」入手。凡物共用的本質精髓在於遵行耶穌基督有關彼此相愛的教導,讓教會肢體在基本物質需要上面無所缺乏,而其形式就是出於初代信徒自願,各人將田產家業變賣,奉獻供給教會各種的需要。當今教會同樣遵行彼此相愛的教導,但卻採用對現況更加適切有效的奉獻方式來實踐該教導,「本質」不變,變的是「形式」。

太古城堂走過三十周年的歲月,處處滿有神恩典的印記。數十載過後,昔日好友如今依然同坐在禮堂內,情誼深厚,同心讚美敬拜神,實屬神的恩典。但這一切卻不是必然的,昔日主內好友,今日卻不一定能同行。請往外看一看!

 

最近讀到2007年在某報刊登的一篇短文《信上帝與做教徒》,心中有不少的感觸。前中文大學教授馬傑偉先生寫到一個與好友相聚的經歷:一位高中就認識的老友,相隔二十年後,從美國回港,相約一聚,他們細味人生起跌,感慨萬千。昔日兩位在教會認識,在學生團契做拍檔,馬教授是團長,好友是副手,齊齊熱心服事。但二十後,好友依然是虔誠的信徒,事奉神的心更顯火熱,還跑進神學院進修神學,但昔日的團長馬教授卻是「墮落紅塵,隨波逐流」,「返教會」不再出現在他的日程表中。馬教授告訴好友「我返教會聽道理,牧師說十句我反駁九句,倒不如不聽。我是讀書讀壞腦,不再單純了。」好友聽後,面色一沉,難過又痛心「我以你為榜樣,你今天變成這樣,我好失望。」老友敍舊就在這一問一答後結束,冰冷的寂靜中二人不願再多討論。最後馬教授開車送老友回家,後來在報刊專欄短文中刊登了他的感受:「人生路上沾俗世凡塵,難以返回純真的伊甸園了,我不再是信徒,但對美善,或曰上帝,還是有所追求的。朋友,今天做不成教友,我還是你的好弟兄。」相信眾多的讀者中一定包括馬教授的昔日好友,當他讀到這篇短文時,他會有何感受呢?昔日死黨,心處何方?
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