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立生命 • 傳揚基督

主僕心聲

  • 「我好想玩吓…」

    「我好累呀…」

    「我已係咁讀,但都唔識…」

    「日日都要補習,星期六早上補、中午補…」

    「考琴前每日練四個鐘,彈極他都不滿意?!」

    「我都知要溫書,但真係想打下機,放鬆吓!」

    閱讀全文

四年神學生涯最重要的得著

最近一次靈修裡,神提醒要操練敬虔,這讓我想起神學院裡學習一門最深刻的功課。四年神學裡學懂很多聖經知識,還有整全的系統神學、牧養理念,但有一樣是老師常掛在嘴邊和親身教導的屬靈操練—祈禱。每逢星期三午飯前都有祈禱會,而神學院一直保持著屬靈傳統――用跪禱的方式。面對跪禱,有很多掙扎――為何一定要用跪的形式?不跪,神也聽禱告。每次完了祈禱會,雙腿也需要按摩以舒緩麻痺。老師們已年過五十,很多膝蓋已經滿身傷痕,跪著禱告三十分鐘是一件不好受的事情。但他們沒有半句怨言,這成為四年裡最深刻的一幕。

    五年後,在教會裡侍奉一年了,終於深明白跪禱的道理――這是在神面前降伏,承認自己無能和軟弱,唯獨靠神的能力。當一個人不重視祈禱,所反映出的是他的心是靠著自己。

滕近輝牧師曾說:「我們自己勞苦工作,好像門徒整夜辛苦搖櫓,卻仍在原處;但主一上船,船便立刻到了目的地。主一動工,事情就完成了。我們有所不能,但主凡事都能。當我們跪下之時,就是主起來工作之時……禱告好像無所事事,但卻是最重要的工作,因為我們禱告,神就為我們工作。我們最渴慕、最需要的,就是神作工。讓我再說一次:『神一作工,甚麼事都成了。』」

猶記起曾金發牧師的著作《紮根於神》裡,提到「沒有神的大能,教會就軟弱無助,好像面對來勢洶洶的犀牛而手中只有一根橡皮圈一樣。我們為神做工的方法多不勝數,但與神同工的方法則只有一個,就是謙卑痛悔的向神呼求。……我們若不覺得自己真的全面破產,一無所有,禱告充其量只是一種點綴,是偶而為之的事,永遠不是生命的基礎。……只要我們仍自以為有答案、有學問、有力量、有本錢,我們仍不懂禱告。」

我們不斷費盡心力來尋求各種新方法、新計劃、新組織,藉以推展教會的工作,發揮福音的果效。今天的世界卻極易使人只注意計劃與組織而忽略了個人。但神在祂的計劃中,卻是注意「人」的質素過於任何事物或者方法。教會尋求更合用的方法,而父神尋求更合用的人――願意謙卑禱告尋求神的人。

 

    盼望太古城堂裡充滿的是父神合用的人,在祈禱會裡看見更多弟兄姊妹同心為教會祈禱,因為教會最需要的是神在我們當中作工。鼓勵大家從少開始,每月抽一晚回來祈禱會,教會每人一個月輪流回來一次,同心在禱告裡有份。
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