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立生命 • 傳揚基督

主僕心聲

  • 「我好想玩吓…」

    「我好累呀…」

    「我已係咁讀,但都唔識…」

    「日日都要補習,星期六早上補、中午補…」

    「考琴前每日練四個鐘,彈極他都不滿意?!」

    「我都知要溫書,但真係想打下機,放鬆吓!」

    閱讀全文

昔日死黨 心處何方?

太古城堂走過三十周年的歲月,處處滿有神恩典的印記。數十載過後,昔日好友如今依然同坐在禮堂內,情誼深厚,同心讚美敬拜神,實屬神的恩典。但這一切卻不是必然的,昔日主內好友,今日卻不一定能同行。請往外看一看!

 

最近讀到2007年在某報刊登的一篇短文《信上帝與做教徒》,心中有不少的感觸。前中文大學教授馬傑偉先生寫到一個與好友相聚的經歷:一位高中就認識的老友,相隔二十年後,從美國回港,相約一聚,他們細味人生起跌,感慨萬千。昔日兩位在教會認識,在學生團契做拍檔,馬教授是團長,好友是副手,齊齊熱心服事。但二十後,好友依然是虔誠的信徒,事奉神的心更顯火熱,還跑進神學院進修神學,但昔日的團長馬教授卻是「墮落紅塵,隨波逐流」,「返教會」不再出現在他的日程表中。馬教授告訴好友「我返教會聽道理,牧師說十句我反駁九句,倒不如不聽。我是讀書讀壞腦,不再單純了。」好友聽後,面色一沉,難過又痛心「我以你為榜樣,你今天變成這樣,我好失望。」老友敍舊就在這一問一答後結束,冰冷的寂靜中二人不願再多討論。最後馬教授開車送老友回家,後來在報刊專欄短文中刊登了他的感受:「人生路上沾俗世凡塵,難以返回純真的伊甸園了,我不再是信徒,但對美善,或曰上帝,還是有所追求的。朋友,今天做不成教友,我還是你的好弟兄。」相信眾多的讀者中一定包括馬教授的昔日好友,當他讀到這篇短文時,他會有何感受呢?昔日死黨,心處何方?

我也有類似的經歷,昔日在德國一同返教會,同心事奉主的弟兄、戰友們,如今身處世界不同角落,難得有相聚的時間。今年也見過幾位回歸內地發展的弟兄,當分享到他們的教會生活和屬靈生命時,都有不少的遺憾和難過。一位昔日團契帶領者,因著各種限制和壓力,如今不再參與教會的聚會。在交談過後,我有不少的反思,我能在香港進修神學,如今在教會全時間服事,豈不是完全出於神的恩典嗎?相對香港,好友在內地所處的屬靈光景卻完全是另一幅圖畫,假如我身處內地的環境,没有神的保守,我又會如何呢?

 

面對這些昔日好友,除了難過,失望以外,我們能否多一點謙卑的聆聽和瞭解,多一點真誠的安慰、支持和守望。我們的理性不要被失望所掩蓋,這份情誼不應該賦予不必要的枷鎖,不要論斷,反而需要更多的禱告。再者,現今我有機會見到這些好友,不也是出於神的美意嗎?焉知我當年與這些弟兄成為死黨,豈不是為了現今能有靠主恩典、能力和智慧挽回他的機會嗎?

 

你我身邊是否有這樣身處教會外的昔日死黨?我們又可以如何行呢?求主幫助我們,這些好友不僅繼續是我們的好兄弟,還可以繼續是我們的好弟兄。
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