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仆心声

陈德蓉传道

陈德蓉传道

人是object吗?

   到底人是object,还是subject呢?当我将 object 和 subject一起解读时,object 就不是指对象,而是指与 subject (主体) 相对的客体。那么,这个命题就是哲学性的了。让我参考犹太裔哲学家马丁布伯 (Martin Buber, 1878-1965) 的著作《我与你》[1],和大家一起思考。

公民抗命牵涉到法律、公义、社会秩序等问题。基督徒在这样的行动上应有什么态度? 让我和大家从德性伦理的层面来思考一下。

    基督徒的伦理道德不应只是停留在什么可以做、什么不能做的教条主义层面。一个人的品德比他的行为更值得注意,因为一个不道德的人仍可以作出道德性的决定。德性伦理学者关注践行者的「为人」(being),过于行为本身的对错或结果。  

    「德性」这词语很少出现于圣经;但是德性的观念和实践,在教父时代却备受关注。安波罗修提及四种德性,称为四枢德,就是四种枢纽性的德性:

清明时节念母亲

妈妈离世的第五天,我在脸书(Facebook)有一贴文,抒发我当天即时的感受:

猪儿也洁净

圣经中,提到猪的经文不多,当中绝大部份是负面的描述,例如:

「妇女美貌而无见识,如同金环带在猪鼻上。」(箴十一22)

「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,恐怕牠践踏了珍珠,转过来咬你们。」(太七6)

「俗语说得真不错:… 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。」(彼后二22)

 

摩西律法里,吃猪是被禁止的(利十一7-8),视之为不洁。但是,「猪」在中国人的文化中,不是那么负面。趁着农历的猪年即将来临,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下,在神的恩典中,「猪」其实已被洁净了。

可曾深爱过?

以下是我乘坐香港的吊车和缆车的三段经历:     

 

       某年生日,我与丈夫一起到大屿山乘坐昂平360吊车上山游览。车厢内,我主动与同车的游客攀谈,从英国来的男士说他那几天在香港不同地方游玩,觉得香港很多地方都像英国,我说:「是的,因为香港曾是英国的殖民地啊!」吊车上有另一对夫妇,该位先生说:「新加坡也曾是!」英国男士说:「对不起!」我笑说:「你不用说对不起的!这不是你的责任,但只是历史的一部份。」于是三个国籍、六个人,就在那有限的时、空中,诉说对历史的感受。

Go to top